• J∙克里希那穆提在线:

你现在位于: 关于克里希那穆提 » 解散讲话
Krishnamurti Photo

解散讲话

东方世界明星社成立于1911年,以宣布世界导师的到来。克里希那穆提成为了明星社的首脑。1929年8月3日,明星社在荷兰欧门举行每年一度的露营聚会,就在聚会开幕的当天,克里希那穆提在3000名会员面前解散了明星社。下面是他当时所作讲话的全文。

“今天早上我们要讨论世界明星社的解散。有很多人会很高兴,另一些人则会非常悲伤。但是这个问题既不必高兴也不必悲伤,因为这是无可避免的,原因我马上就会解释。你们或许还记得一个故事,那就是:有一天魔鬼和他的一个朋友走在街上,看到他们前面有个人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,看了看,然后放进口袋里。朋友问魔鬼说:‘他捡的是什么?’魔鬼说:‘他捡了一条真理。’朋友说:‘那对你来说可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情。’魔鬼回答说:‘噢,完全不是。我要让他去组织真理。’

“我认为真理是无路之国,无论通过任何道路,借助任何宗教、任何派别,你都不可能接近真理。这是我的观点,我绝对无条件地坚持。真理是无限的、无条件的,通过任何一条道路都无法趋近,它不能被组织;我们也不应该建立任何组织,来带领或强迫人们走哪一条特定的道路。如果你首先理解了这一点,你就知道组织信仰是多么不可能。信仰纯粹是个人的事情,你无法组织,也不可以组织信仰。否则它就是死的,就僵化了;就变成了教条、派系和宗教,然后再强加给别人。全世界每一个人都想这样做。那些懦弱的人,只是一时不满的人,把真理变得狭隘,变成了一个玩物。真理是无法拿下来的,而是个人必须努力攀登才可能企及。你无法把山顶搬下山谷。若要到达山顶,你必须穿越山谷,爬上陡坡,毫不畏惧危险的悬崖。

“因此,在我看来,这是明星社应当解散的第一个原因。尽管如此,你们或许还会成立其他的社团,继续隶属于追求真理的其他组织。我不想隶属于任何精神方面的组织,请各位务必了解这一点。我愿意使用某些组织,譬如说,能够让我到达伦敦的组织;这是一种类型完全不同的组织,是纯机械的,就像邮政或者电报那样。我愿意使用汽车或者轮船旅行,这些只是物理机械,和灵性完全没有关系。我重申,没有哪个组织能够带领人们走向灵性。

“一个组织若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成立,就会变成拐杖、软弱和束缚,必然致使个人残废,妨碍他的成长,妨碍他创造自己的独特之处,而人的独特之处,正在于自己去发现那绝对的、无限的真理。这是我——正好身为明星社的首脑——之所以决定解散明星社的第二个原因。没人说服我做出这个决定。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作为,因为我不想要追随者,我是认真的。一旦你追随某个人,你就不再跟随真理了。你们是否注意我的话,我并不关心。我要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件事,而且我要毫不动摇、全力以赴地去做。我只关心一件根本的事情:让人们自由。我想使人挣脱一切牢笼、一切恐惧,不再创立宗教、新的派别,也不再创立新理论、新哲学。那么你们自然就会问,我为什么还要走遍世界,继续讲话呢?我来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这么做:不是因为我想要有追随者,不是因为我想要拥有特定的一群门徒。(人们总是爱与众不同,无论他们的不同之处是多么的荒唐、可笑和微不足道!我不想鼓励这种荒唐。)我没有弟子,没有使徒,不管在俗世,还是在精神领域都没有。吸引我的,既不是金钱的诱惑,也不是想过舒适的生活。如果我想过舒服的生活,我就不会到营地来,就不会住在这个潮湿的国家!我讲得很直率,因为我想一举解决这件事情。我不想年复一年地讨论这种幼稚的事情。

“一位访问过我的新闻记者,认为我把一个有着几千名会员的组织解散是一项壮举。对他而言,这是一项壮举,因为他说:‘你以后要做什么?要怎么谋生?你将不再有追随者,人们不会再听你讲话了。’即使只有五个人愿意听、愿意活,能够面向永恒,那就够了。拥有几千个追随者,可是他们却没有领悟,心里充满成见,不想要崭新的东西,而是把崭新的东西扭曲得适合他们那贫瘠的、停滞的自我,那要这几千名追随者又有何用?如果我言辞激越,请各位不要误解,这不是因为没有慈悲心。如果你到外科医生那里动手术,即使他让你很痛,他为你动手术难道不是仁慈吗?同理,如果我直言不讳,那并不是因为我没有真正的爱——恰恰相反。

“我说过,我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使人自由,促使他走向自由,帮助他打破所有局限,因为这本身就能给他永恒的幸福,使他毫无局限地领悟自我。

“因为我是自由的、无局限的、完整的——不是部分,不是相对,而是永恒的完整的真理——我希望那些想要了解我的人能够自由;不要追随我,不要把我变成宗教、派别这样的牢笼。而是他们应该摆脱一切恐惧,免于宗教的恐惧,免于救赎的恐惧,免于灵性的恐惧,免于爱的恐惧,免于对死亡的恐惧,免于对生命本身的恐惧。就像艺术家画画是因为他画画很快乐,因为那是他的自我表达、他的荣耀、他的幸福,同样我这么做也是因为如此,而不是因为我想从什么人身上得到什么东西。你们已经习惯了权威,习惯了权威的氛围,认为权威会带领你们获得灵性。你们认为,也希望有一个人,以他非凡的力量——一种奇迹——把你送到这个永远自由的境地,至福的境地。你们对生命的整个视野都基于那个权威。

“你们听我讲话到现在已经三年了,却没有任何改变,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。现在来分析一下我的话,批判地分析,这样你们才能从根本上彻底地了解。只要你想仰仗权威带领你达到灵性,你必定会围绕那个权威建立组织。你们认为这个权威会带领你们达到灵性,但正是因为建立了那个组织,你们被关进了牢笼。

“如果我坦率直言,请记得,我这样做不是出于刻薄,不是出于残忍,不是出于对目的的热衷,而是因为我希望你们理解我说的话。那正是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,如果我不清楚地、果断地说明我的观点,那就是在浪费时间。十八年来你们一直在为这件事作准备,为了‘世界导师’的降临。十八年来你们组织起来,一直在寻找一个人,他能给你们的心灵和头脑带来新的快乐,能转变你的整个生命,带给你们全新的领悟,把你们的生命提升到一个新境界,给你们勇气,使你们自由——可是看看现在发生了什么!自己去思考、去理解,并发现这个信仰让你有什么不同——不是佩带了徽章这种肤浅的不同,这种不同是琐碎的、荒唐的。这种信仰怎样扫除了生命中所有不重要的东西?这是唯一的判断标准:你们在哪些方面变得更自由、更伟大,对每一个建立在谬误与无关紧要的事物上的社团更具威胁?明星社这个组织的成员在哪些方面变得不同?我说过,你们已经为我准备了十八年。我不在乎你们是否相信我是世界导师。那不重要。由于你们属于明星社这个组织,你们给予了支持和力量,完全或者部分地承认克里希那穆提是世界导师——对那些真正在追寻的人来说是完全的,对满足于自己那半个真理的人来说是部分的。

“你们已经准备了十八年,现在看看你们的领悟之路上有多少困难、多少纠结,多少琐碎之事。你们的成见、你们的恐惧、你们的权威、你们或新或旧的教会——这一切,我认为都是理解的障碍。我这样说已经再清楚不过了。我不想让你们同意我的话,不想让你们追随我,我希望你们理解我的话。这种理解是必要的,因为你们的信仰并没有转变你们,反而使你们更加复杂,而且你们又不愿意如实面对事情的真相。你们想要有自己的神——新神取代原有的神,新宗教取代原有的宗教,新形式取代原有的形式——可那一切都同样毫无价值,都是障碍,都是束缚,都是依赖。在精神方面,你们用新的特别之处取代旧有的特别之处,用新的膜拜对象取代旧的。你们的灵性,你们的幸福,你们的觉悟都依赖于别人。你们虽然已经为我准备了十八年,当我说这一切都没有必要,我说你们必须把这一切抛开,向自己内心寻求觉悟,寻求荣耀,寻求净化,寻求自己的纯净时,你们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这么做。也许有几个愿意,可是很少,很少。所以,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个组织?

“为什么要让错误的、虚伪的人追随我这个真理的化身?请记得,我不是在说什么刻薄不仁的话,而是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境地,你们必须如实面对事情的真相。我去年就说我不会妥协。那时候没有几个人听进去我的话。今年我把这点彻底说清楚了。我不知道十八年来,全世界有多少人——明星社的成员——在为我准备,但是现在他们却不肯无条件地、完整地倾听我说的话。

“我以前说过,我意图使人无条件地自由,因为我认为,唯一的灵性是自我的纯净,那是永恒,是理性与爱的和谐。这是绝对的、无条件的真理,那就是生命本身。所以,我想使人自由,像晴空中的小鸟一样欢欣,在那自由中轻松、独立、欣喜。而我——你们已经为我准备了十八年——现在说,你们必须摆脱这一切,摆脱你们的复杂、纠缠。为此你们不需依据精神信仰建立什么组织。全世界如果有五个人或者十个人有了领悟,正在努力,并且抛开了一切琐碎的事情,那为什么还要为他们弄一个组织?对懦弱的人来说,什么组织都没有办法帮他找到真理,因为真理在每一个人心里,它不在远处也不在近处,它永远在那里。

“组织无法使你自由。外在的他人无法给你自由;组织化的崇拜,为某个事业牺牲自己也无法使你自由;将自己纳入组织,投身于浩如烟海的经典中都无法使你自由。你用打字机写信,但是你不会把打字机供在祭坛上膜拜。然而你们现在就在这么做,你们主要关心的是组织。

“所有的新闻记者访问我,第一个问题都是:‘你们社里有多少人?’‘你有多少追随者?从这个数字我们就可判断你说的话是真是假。’我不知道社里有多少人,我不关心这件事。我说过,即使只有一个人自由了,那就够了。

“同样,你们有一种观念,认为幸福王国的钥匙掌握在某些人手上,其实没有人掌握着这把钥匙。没有人有权威掌握这把钥匙。那把钥匙就是你自己,就在这个自我的发展、涤清和净化之中,就是永恒的王国。

“因此你们将会看到,你们建立的整个组织是多么荒唐——寻求外来的协助,依赖他人寻求舒适、幸福、力量。这一切只有在自己内心才找得到。

“你们已经习惯由别人告诉你们有多大的进步和自己的灵性状态如何。真是幼稚!除了你自己,还有谁能告诉你,你内心是丑陋还是美丽?除了你自己,还有谁能告诉你,你是否纯净?你们对这些事情都不认真。

“但是也有一些人真的想了解,渴望找到那无始无终的永恒,这些人,会以更大的热情走在一起,将威胁到一切无足轻重的、虚假的、阴暗的事物。他们会集中起来,变成火焰,因为他们了解。我们必须创造这样的人,这就是我的意图。由于真的了解,所以会有真正的友谊。由于有真正的友谊 ——你们似乎不懂这种东西——每一个人都会真正地合作。这种合作不是出于权威,不是出于救赎,不是为某个事业而牺牲,而是因为你真正了解,并因而活在永恒之中。这件事比一切快乐、一切牺牲都伟大。

“以上是我决定解散明星社的原因,我仔细考虑了两年,才做了这个决定。这不是一时冲动,也不是有谁说服我。这种事没有谁可以说服我。因为我正好是社里的首脑,两年来我一直在慢慢地、仔细地、耐心地考虑这件事,现在我决定解散明星社。你们可以成立其他的组织,并寄望于别人。我不关心那些,也不想制造新的牢笼,不想为那些牢笼点缀新的装饰品。我只关心使人类绝对地、无条件地自由。”

美国克里希那穆提基金会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1980 Krishnamurti Foundation America